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千金-益母颗粒施展俄羅斯帝國的百年孤獨

发布时间:2020-02-15 06:53:06

施展:俄罗斯帝国的“百年孤独”

施展:俄罗斯帝国的“百年孤独” 首页多彩生活娱乐八卦汽车世界科技产业数码新品游戏动漫体坛风云军情解码社会万象健康养生 首页 / 社会万象 / 施展:俄罗斯帝国的“百年孤独” 施展:俄罗斯帝国的“百年孤独” Posted on 2014年11月1日 by stanper in 社会万象 施展,中国外交学院世界政治研究中心主任,外交学系政治学教研室副教授主要研究西方政治思想史、西方文明史及国际战略俄罗斯似乎总是有着一种说不清的魅力人们会为它的伟大文学和艺术作品倾倒;会为它的坚韧惊叹;也会为它的专制与暴虐而切齿这是个既能为大善,亦可为大恶,而绝不会让人无动于衷的国家;这种大善大恶的纠结冲突,在其20世纪的历史中有着最为集中的体现,并且与中国的命运不可分割地缠绕在了一起俄罗斯诗人丘特切夫曾如此表述这种难以说清的魅力:“无法用理智去认识俄罗斯,无法用普通的尺子去丈量;她有着独特的身材,——你只能去把俄罗斯信仰”这是一个我们无法以通常用来认识西方世界的观念来理解的国家作为帝国的俄罗斯俄罗斯是个帝国这不是对俄罗斯的一种简单的历史描述,而是对其深层次的精神冲动的阐发所谓帝国,就其根本而言首先是个心理结果——帝国是对一种文明的道德理想的追求与认同,以一个世界历史的使命作为自己存在的意义与理由帝国的吸引力不在于其威慑,而在于其文明帝国之存续的根本理由是其对一种宗教的道德使命的承当,帝国遂行的武力统治从原则上来说不过是这个道德理想的外化与手段这种帝国的精神结构,在古代世界是各大文明圈的常态无论是西方的罗马帝国,还是东方的,它们都是文明的代名词,其兴衰等同于文明本身的兴衰,而不仅仅是特定政权的兴衰所以才会有明末大儒顾炎武的“亡国”与“亡天下”之辩——前者系乎易姓改号,后者则意味着仁义充塞、率兽食人所以说宗教-文明与帝国是一种表里关系这种表里关系的现实存在却是以该宗教-文明圈内有一个独大的强国为前提的,该独大强国便是帝国倘如西欧中世纪的状况,没有任何独大的强国可以垄断其对宗教的代表权(名义上的神圣罗马帝国遭受到各种挑战,以致启蒙时代的伏尔泰嘲笑它“既不神圣、亦非罗马、更非帝国”),则该宗教圈内便在实种苦难而升华,融合为俄罗斯精神的一部分,激励着后来俄罗斯的西化派西化派认为俄罗斯应该扩大个人自由,中应建立法制制度,在经济上应进一步开放,认为此乃一种历史趋势针锋相对的是斯拉夫派后者认为俄罗斯的传统证明它拥有独特的文明,是一支超政治的力量,能够对内医治社会分化割裂的现状,对外治愈革命与战争带给欧洲的精神创伤两派的争论无有休止,结果是19世纪俄罗斯的政策摇来摆去拿破仑战争中俄罗斯的胜利使它相信自己的独特使命,斯拉夫派便占主导地位,这严重地缓滞了俄罗斯的发展,终于在19世纪中期的克里米亚战争中一败涂地嗣后西化派占了上风,俄国开始了农奴制改革等自由主义转型,由此催动了俄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但并行而来的社会秩序的混乱与道德的败坏却使人们心生犹豫,斯拉夫派重又抬头到20世纪初期日俄战争的一败涂地,让西化派重占上风,直到一战中的布尔什维克革命精神上的撕裂带来政策上的这种不定,需要用一种超越于各方之上的超然力量来象征俄罗斯,才能让它在来回的摇摆之中仍有一种确定的“俄罗斯感”,相信自己并未丢掉俄罗斯的独特使命这个超然力量,便是沙皇尼古拉一世统治时期()提出的意识形态被具体为三个原则:东正教、君主专制制度和人民东正教是唯一正统的宗教,它赋予生活和社会以道德意义;君主专制制度指对君主的绝对权威的肯定和维护,这被认为是俄罗斯立国的不可缺少的基础,专制君主不是外在于人民的独立现象,他与人民一体;有了君主这位救世主,人民才完整而坚强有力,才可以走出苦难,得到拯救;俄罗斯君主的独特性以及人民对他的信仰使得俄罗斯民族的历史与众不同于是,东正教、专制君主与人民组合成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共同完成上帝赋予的世界使命“好沙皇”这个意象便成为俄罗斯人精神结构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普京的很多行为,从西方的政治角度看来,是很可质疑的;但这恰恰符合了俄罗斯人对于一个“好沙皇”的期待,正是通过他,俄罗斯人才重新感到了一个大国的自信与力量,这是俄罗斯各派力量的一个最大公约数结语:俄罗斯的命运俄罗斯的精神与地缘结构,俄罗斯的历史记忆,都使得它注定是个大国由于它的弥赛亚情结,它注定愈挫愈强,在困境中焕发巨大的活力这种活力基于它的帝国冲动这一潜意识帝国是要为世界定规矩,而非被世界所规矩的,所以我们常能看到俄罗斯外交行为中高度的自我中心性——它只以自己的利益判断为基础,而不会过多地顾虑他人的观感;它不会屈服于强者,但也不会怜悯弱者;它行事强硬,又往往出人意表,忽然妥协,让一厢情愿的人大跌眼镜虽然如此,俄罗斯的大国命运却又面临着一个扩展边界,这既包括精神上的,也包括物质上的精神层面而言,俄罗斯的自我意识是要通过苦难与挫折来反复激活的,单纯的顺境会让其陷入困惑,由此逐渐导入逆境,来一次猛醒,顺逆交替的反复也就拉扯着俄罗斯发展的步伐物质层面而言,俄罗斯的丰富资源让其陷入一种“资源的诅咒”,压抑了其他经济领域的发展,某种角度上限制了它推行国家意志的力量所以,俄罗斯虽注定是大国,却也注定无法成为世界性的力量——这种机会在苏联时代之后可以说永远地丧失了它亦因此而毫无疑问地成为欧亚大陆上维系势力均衡的一支重要力量,其在国际秩序中的建设性,体现于否定性、而非肯定性的意义上俄罗斯自己对此有着较为清晰的意识,在后苏联时代,其高度自我中心的外交战略,对这种历史命运却有着精确的分寸感这种分寸感,将是对任何对其抱有一厢情愿、不切实际之想法的人的一种嘲弄(本文来源大梅沙论坛,以上摘编不代表新华社瞭望智库观点) 文章导航Previous Previous post: 手游和主机游戏研发应互相学习什么下一条 Next post: 张柏芝、谢霆锋和王菲,怎么都能在一起 本站CDN由UPYUN又拍云强力驱动.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爪游控 版权所有. 陕ICP备号-1 Top

骨折吃什么营养品好
什么药治疗口腔溃疡好
初生婴儿护理
他达拉非片每日一次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