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冯雷曾经消失因对这个行业失望

发布时间:2019-07-10 00:17:20

在电视剧《筑梦情缘》中,出演大反派杜万鹰的冯雷,想必大家都不会陌生。2017年播出的爆款剧《人民的名义》里,他就饰演了终极BOSS赵瑞龙。

从小就长得眉清目秀,还曾以“男团”形式登上过春晚的他,早年出演过《新七侠五义》《康熙微服私访》《五月槐花香》等几十部作品,却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从荧屏中“消失”了。冯雷说,那段时间他就没把演戏当成事业,而仅仅是爱好。直到,在他看来基本不可能播出的《人民的名义》引发热议后,他才看到了市场大环境的变化,也让他重新思考了自己未来的事业道路。“原本我都决定走幕后了”,如今想好了,还是喜欢做演员,那就踏踏实实把演员当好。“我始终认为我就是一个演员,不是艺人,这是一个舶来词,把整个行业都虚化了。”

假公济私,为《筑梦情缘》增肥

《筑梦情缘》中冯雷与杨幂、霍建华都有不少对手戏。提到同为北京人的杨幂,冯雷说其实这并不是他们第一次合作,“上一次应该是《北京爱情故事》,我那次是救场,原本是张国强要来演,结果他那边下大雪飞机延误,一个星期都飞不了。但那场戏的景马上就要撤了,陈思诚半夜给我打电话,我就去串了一天的戏。”冯雷说,杨幂很聪明,而且不娇气。“这点很重要,因为有很多女演员挺娇气的。”

为了剧中的角色需要,以及和演自己儿子的演员拉开年龄差距,冯雷还特意吃胖了不少,“我只能算是职业,但说敬业就差一点,你看我身材都这样了,不过这次也算假公济私了。”

1988年上春晚差点做了“男团”

冯雷出生于演艺世家,“小时候长得清秀,现在长歪了。”因为叔叔、大爷都是做这行的,所以拍戏都会带着冯雷,偶尔还能演个小角色。

第一次正式拍戏,是在冯雷六七岁时,有一部电影叫《笨人王老大》,他在里面演王老大的小儿子,那时拍部电影耗时长,先拍外景,等回到北影厂的棚里拍内景时已经过了七八个月。冯雷的个头长了十多厘米,只能从演小儿子变成演大儿子了。

1988年,少年团体流行,“小虎队”风头正盛。那一年的春晚总导演邓在军也想组一支这样的唱跳团体,在春晚上推出。“当年央视的编导大多都是总政、空政的,离我们家不远,所以就选到我们学校了。”冯雷是学校足球队的,编导来选人时,他正在集训。不过,老师和同学都没忘了这个文艺积极分子,纷纷向编导推荐。果然,见面后编导一眼就相中了他。“那个年代的商业氛围毕竟不像现在,虽然上了春晚,最后也不了了之了。”但这段经历,却坚定了冯雷当演员的决心。

拍《新七侠五义》受伤,险些送命

1990年,铁路文工团在排一出话剧,正好缺名儿童演员,于是冯雷走了个后门,按照儿童演员被招进团里。“我算插班生,我们班还有王志文、傅彪,但他们都比我年纪大。”

三年后,冯雷接演了电视剧《新七侠五义》。某日,要拍一场他险些被大钟砸到的戏份,他发现武替在高烧,便决定自己上。谁知在拍摄过程中,重达200斤的道具大钟突然坠落,将冯雷直接砸晕。“后来人家都说我命大,因为把钟抬起来的时候,发现表面有颗大钉子就顺着我的脑袋掉了下来,往前一点,就直接砸到我天灵盖上,往后一点,就扎进我脑袋里。”因为这次事故,剧组给冯雷放了三个月的假。

就在这个空当,他接拍了电影《红尘》。“这部戏可以说是我人生的转折点。”片中,他饰演了一个残障人士,曾经只求角色能帅一点的他也为此做过思想斗争,“家人就跟我说,做演员,不应该在乎这些。你要是想做明星,就别干这一行。”也正是这部《红尘》,让冯雷获得了当年金鸡奖最佳男配角,结果却因题材原因与奖项失之交臂,让冯雷有点心灰意冷。

客串《人民的名义》,没想到能播

《红尘》之后,冯雷对演戏变得有一搭无一搭的,中间受张国立的邀请出演了电视剧《康熙微服私访记》,“那是我第一次演反派,是个恶少,结果再来找我的都是反派了。”

但那个时期开始,冯雷已经不把演戏当成事业了,“只是爱好,遇到喜欢的角色,或者可以挣个生活费的才去拍一下。”

2016年,导演李路找到冯雷,希望他参演自己的新作《人民的名义》,“李路劝我说,‘你不演戏太可惜了’,其实十多年前他就找过我。而且,我也不认为《人民的名义》能播。”

冯雷最后还是去了,他觉得李路太不容易了。他选了赵瑞龙这么个角色,“因为戏份不多,当时本来还可以选祁同伟,可需要从头拍到尾。”《人民的名义》大获成功,让冯雷始料未及,为之高兴的同时,冯雷似乎感觉到了这个行业的一些改变,“前几年拍戏选演员,并不是适合不适合,而是卖不卖,从去年开始已经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了,观众、市场都在逐渐成熟,没那么多头脑发热的,都冷静下来了。回到艺术创作的本身,认认真真搞创作的好作品,一定会受观众欢迎。”

图文107岁飞虎队员领走广州妻
我顶傲剑玩家版杜拉拉的升级之路
中国旅游银川市设立5000万元文化旅游发
我国端午节入选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