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江南靜月品文詩歌力道公子風采

发布时间:2019-10-12 17:32:55

  “我无法跟这个季节心有灵犀,擦肩而过的诗意、似是如非的爱情我无法割舍对诗歌的恋意,所以,我必须背上匹夫怀璧的罪名與一些背著棺材跳舞的孩子一起画地为牢”这就是公子,有了公子对自己的定位,静月所感悟到的公子,便汇集成了一个,儒雅、写得一手好诗又狂放不羁的男子

  关注公子已不是一日两日每每品读公子新作,静月都会氤氲于某种定了格调的气场里,久久地难以自拔公子是个离经判道的人,是个好酒的人,最最重要的,这是一个极具个性、并不隐讳个性的人公子率性直白,果敢坚定他的诗,触觉常常延伸到诗歌之外,读他的诗,你能读出杂文的力道,诗歌的飘逸,他用词,语出惊人你正准备赞赏他的儒雅时,他却来了一句粗俗的痛骂,2011年4月他写了一首诗:

  在朝鲜的樱桃上

  停留太久

  容易忽略韩国的丁香

  让地震再猛烈一些

  两岸的蛇

  需要 的纠缠

  路过染色的馒头

  福岛的辐射再次升级

  要盛开你的十指

  弹一首忐忑的神曲

  利比亚的草丛

  隐藏着昂贵的溪水

  北约的导弹

  只瞄准一处洞穴

  肉蒲团的战争

  导致了李刚的蛋疼

  青春神马

  踩了婊子的浮云

  这样的“胡言乱语”,怎不让人心头一惊路过染色的馒头,福岛的辐射再次升级,盛开十指,弹一首忐忑的神曲这个现状、不要奢望用诗来解答滚滚红尘、物欲烟尘中,诗,本身无力解答这个问题那么交给我们的社会学家,政治学家来解答可惜,社会学家,政治学家不是诗人,他们不懂诗人的心而诗人,面对现状,却又是无力的,怎么办只能盛开十指,弹一首忐忑的神曲对,是神曲,而不是别的什么曲调貌似漫不经心的两个字,实则匠心独运果然是“|此曲只应天下闻,人间哪能几回见”从“利比亚的草丛”到“北约的导弹”,文字的敷演,形成了一种强大气场,并由此引申回归其本义,而又不仅仅局限于其本义,往复延展中,酿造了一个令人玩味的艺术境地诗歌的收捎令人黯然,想到了真实的生活状角:流动的水里会有石头,河的岸边到处是泥土,泥沙俱下是真实的时光而泥土以它的无边无际铺陈自己,石头以它的坚硬裸露自己,这一切的一切,无以言诉,只有时间能够阅读,只有阅历能够诠释此时,静月印象中的公子,便愈发的个性鲜明了在这个求点击、求精华,求人气的文世界,谁都怕自己一夜便已“过气”,谁都怕惹上一堆麻烦,但是,公子不怕,好好的诗,偏偏用了一个叫个头疼的题目《出轨的青春不是时代的婊子》,如果我是诗歌,会否毙了它这样一想,便有了惊心动魄的感觉

  2012年我调往武汉,工作的繁复,令我一度放弃了文字,有一天,偶遇公子,聊起了彼此的近况,我禁不住一声长叹,公子也不劝,也不问,隔日倒是以我的名《静月清荷》写诗一首:

  一

  不想弹你

  弦一样的女人

  销魂的音

  还是

  弄疼了我的梦

  二

  如果梦里有我

  棺材里的诡秘

  随你想象

  三

  月从夜里穿过

  荷在水中留守

  我在你的纸上

  跌成重伤

  四

  当一朵花

  凋谢成绝美

  我们要背着棺材

  一起跳舞

  我看后,感怀,跟了贴:

  写着写着

  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就把自己弄丢了

  就找不到春天的入口了

  可我能找到公子

  能找到海子

  能找到一颗或两颗

  遥远的星光

  ……

  留了言,也就作罢一年后的今天,再读这首诗时,呆住在这一呆之间,我理解了一篇文章的作者为什么会冲着那“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斯,雨雪霏霏”十六个字发呆是的,面对公子的诗,我没法不发呆读完诗,那一瞬间,如受电击,大脑一片空白,什么感慨也生发不出来了我宁愿这样空白下去,不去细想一旦细琢磨,就象放了一场悲情电影,可以凭空为自己杜撰出一幕幕的生离死别,涂抹出一场场的欢欣悲戚和最终的物是人非,同时,又为自己感到庆幸:幸亏我们只是师徒,只是朋友,不然,离家时的杨柳依依,春明景丽,只衬托得而今的人已飘零,茕独可怜我可怎么受得了

  公子简短而直白的文字,好象就是藏在天地之间的玄机,又象深埋在纷纭世事中的数学定理,只待人打捞出来而已《静月清荷》这首诗或许不足以代表公子的实力,但是,这诗对了我的胃口,读它,会想起“一帆一桨一小舟,一翁一杆一钓钩,一仰一俯一顿笑,一江明月一江秋”的豁达和“回首向来萧瑟处,也无风雨也无晴”的淡然当一朵花,凋谢成绝美,我们要背着棺材,一起跳舞背着棺材,一起跳舞,二者本来对立,在此刻却互为表里,最终水 融,分不清谁是谁,共同散发出迷人的光辉

  对于诗歌,我所知有限,知道的那点,还是公子给我上过三堂课,是以,我叫他公子师傅公子说,诗歌有灵魂从前我并不懂,后来我明白了,不光是诗歌有灵魂,杂文,散文,小说,都有灵魂

  这灵魂有密度,有热度所以,在我们写诗作文时,不妨经常摸一摸自己灵魂的密度:它既不能坚硬如石,也不能柔软如雾过于坚硬就会失之古板,过于柔软就难以支持起一定的形状和难以堆砌到一定高度多少灵魂因它过于稀薄而是漫漶、死寂的,总是随风游移和消散真正的灵魂有它的故乡,有它的守持,有它适度的质地

  我们不妨经常摸一摸灵魂的热度:因为灵魂有血暖着,有期待填充着,有梦包裹着,有生长力躁动着,所以,它是有一定热度的心冷可能是暂时的,魂冷就很不容易逆转回来,魂冷会导致人生的彻底荒凉和枯萎相反,灵魂也不能过于躁动,过热会导致狂乱、颠倒、无序和焚毁

  公子师傅,静月懂了,做文与做人一样,需要经常查一查肉身和灵魂的状态是否正常,才能享受尽属于自己的天长地久按你的说法是:

  常常在自己的诗歌里绊倒

  莫名的

  被一些不知来历的骨头扎痛

  而我却很清楚

  这正是我需要的疼痛

  写作是一场战争没有输与赢

  我需要收获的只是一种过程

  许多具备存在意义的真理

  我都可以够得着

  却不忍心提前去摘取

  意识是一种错误

  拉开了写与读的距离

  我杯子里所装的

  透明物体酒水皆非

  偶尔把自己捧高一些

  并不是想得到谁的仰视

  只希望有更多的脚步

  踩住我的影子

  让我的灵魂不要忘记疼痛

  将所谓的智慧搁置在文字里

  从某一个角度来辨证

  我与白痴没什么区别

  导致我所面对的日子

  脸色就越来越难看

  恋上诗歌是一种绝症

  只能治标而不能治本

  就像语言的本身

  本来就是无可治愈瘟疫

  地狱的门和天堂的路

  早已被仅有的思维摧毁

  时间的概念越来越模糊

  我才明白

  自己早已经丢弃了向前意志

  这就是我认识的公子,这就是公子的诗他的诗,理性和感性兼具的同时,给人很强的视角冲击他能在冷静思考的同时也有赏花玩月的兴致,他能在纵酒豪情时对身边的人多一些小小的温情,他亦能在他的诗歌里观察一下鸟雀蚂蚁国家大事,读他的诗,但觉心里宁帖美丽,展眼望去,汀上白沙,鹤舞云飞

  又是很久不见公子,昨晚读他的诗,有些念他,所以,就效仿了他,独坐书斋,以字为烛,乱划一气,至于他看没看到,喜不喜欢,则与我无关我之与他,他之与我,是不必看见自己,是不必看见自己为他人所见我和公子,既有师徒之实,也有知音之谊,我们,算是真正的同类人我们是鱼消失在鱼中,水溶解在水里,却鱼是鱼自己的,水是水自己的

  要收尾了,依葫芦画瓢,写长短句一首,算是静月送给公子师傅的一点心思吧:

  ◇距离

  和你说话我用的是真心

  虽然 每次只是简单的两个字 想你

  可心都会破损出一个缺口

  之后 需要沉默 需要假以时日

  一点一点地缝合修补

  和你说话不是清理杂物不是扔垃圾

  不是一只失聪的耳朵要去找

  一张伶俐的嘴

  和你说话

  我们要亲密无间的保持着距离

  其实静月和公子都不是薄情的人

  所以不想走得很近

  造成彼此的刺痒和伤害

  ◇真心话

  在这样那样的团体里

  站在山顶眺望发现

  再怎样没完没了的情纠缠不清的人

  最后的指向

  都始终通向一种游离状态

  真心相爱的人只在诗词文章之外

  他们什么也不说

  只是一弯残月向另一弯残月送去最清凉的光

  然后相互修复成两轮圆月

  和你说一次话

  要间隔老长老长的一段日子

  因为内心需要聚合思想

  需要恋爱需要结婚需要妊娠

  需要生长另一些真心的话语

  最后附上梦缘公子文集链接址: 转到页 【编者按】用心聆听一种归属的天籁,阵阵呢喃在耳际荡漾,走不出亦或靠不近,那种朦境遇有一种感情介乎爱与亲情之间的情感,这是第四维情感,每个人都会遇到自己的这种情感,微妙是不可名状的,因为只有心心相惜才会印记彼此,让这份情感的真谛永存下去作者通过对友人笔触的深度解析,在文中看到了一个倜傥飘然的公子,跃然纸上的清晰,让读者为之青睐艳羡作者有这样一位知心的友人,在生活的万籁中聊以情,慰藉我们的心灵最后真心祝愿这份友情地久天长问好作者,谢谢您对江南的支持--无影

  1楼文友:201 - 11:10:14 问好作者,很不错的文字,欣赏了欢迎作者赐稿江南烟雨社团,祝福创作愉快的同时,也祝福阅读愉快希望作者在江南烟雨社团里,有新的收获,以及有更多的精彩作品呈现在大家的面前,有更大的进步

  2楼文友:201 - 15:51:52 问好清荷,感谢你的支持,深表祝福

心动过速应注意什么
老年人骨质疏松怎样食补
动脉硬化带斑块用通心络能治吗
防动脉硬化症状能吃通心络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